迷失在時代洪流中的《烏龍院》,與台灣破敗的動畫產業

貞酒歌

2021-05-06

返回專欄首頁

作者:貞酒歌

原創投稿

評論:
看着《哪吒》一路飛漲的票房,敖幼祥悲觀地感嘆,看不到台灣動畫產業未來的出路。

    提起《烏龍院》,你會想到什麼?是漫畫大師敖幼祥筆下的師徒四人,還是由吳孟達、郝劭文主演的喜劇電影?抑或是後來導演朱延平的狗尾續貂之作?

    而我想到的,是一段青春。

    迷失在時代洪流中的《烏龍院》,與台灣破敗的動畫產業

    4月5日,新鋭導演胡星在微博公佈,電影《烏龍院》正式開機。這是繼2018年的《新烏龍院之笑鬧江湖》後,又一部翻拍自漫畫《烏龍院》的電影。和前者相比,新版《烏龍院》只能説星光黯淡。缺少了朱延平、郝劭文等原班人馬的加持,情懷似乎也已經難覓蹤跡。

    迷失在時代洪流中的《烏龍院》,與台灣破敗的動畫產業

    4月21日,據烏龍院系列官方微博透露,《烏龍院》新動畫預計將在今年11月推出。與新電影比起來,新動畫的靠譜程度,明顯要高出很多。這次的新動畫,將會在原版劇情的基礎上,開啓新的篇章。或許這是唯一值得擔憂的地方——新的故事能否維持系列水準,抑或是又一次狗尾續貂?

    迷失在時代洪流中的《烏龍院》,與台灣破敗的動畫產業

    無可否認,屬於《烏龍院》系列的輝煌,停留在了21世紀最初的十年裏。不管是伴隨着80後、90後童年的四格漫畫系列,還是電影《笑林小子2:新烏龍院》,都有着令人難以忘懷的魔力,歷經歲月的砥礪,愈加清澈。

    《烏龍院》是有着“中國漫神”之稱的漫畫大師敖幼祥,創作的長篇系列武俠漫畫,於1980年開始連載。迄今,《烏龍院》已經累計出版了1.2億冊,並衍生出多個分支。在世紀之交,中國原創漫畫匱乏的時代,《烏龍院》成為眾多喜愛漫畫的學生們,相互借閲、愛不釋手的精神食糧。

    經過多年連載,《烏龍院》形成了四格系列、漫畫系列、爆笑系列以及長篇系列,多達數百卷。其中最為令人印象深刻的,還要數最初的四格系列。

    迷失在時代洪流中的《烏龍院》,與台灣破敗的動畫產業

    實際上,《烏龍院》並不是敖幼祥第一部公開發行的漫畫。早在1979年,他憑藉搞笑漫畫《皮皮》,已經聲名鵲起。在此之前,他還只是一個給日本漫畫代工的無名小卒。説起上個世紀70年代的台灣,因為審查制度過於苛刻,像敖幼祥這樣的青年漫畫家,很難進行商業漫畫創作,給日本漫畫代工,幾乎是唯一的出路。

    迷失在時代洪流中的《烏龍院》,與台灣破敗的動畫產業

    《皮皮》的誕生,充滿了機遇與偶然。由於《史努比》的版權出現了問題,為了填補空缺,有着多年作畫經驗的敖幼祥幸運地被出版方選中。沒有想到的是,原本為救急而創作的《皮皮》,竟意外地得到了讀者們的好評,這讓立志進行本土漫畫創作的敖幼祥,大受鼓舞。

    這一時期的中國本土漫畫,最為知名的莫過於王家禧創作的四格漫畫《老夫子》。70年代末,這部產生深遠影響的港漫,將觸角伸向了台灣。由台灣漫畫家蔡志忠導演的動畫電影《七彩卡通老夫子》,進入籌備階段,敖幼祥成為原畫師之一。當大番薯、秦先生等角色出現在敖幼祥面前時,他彷彿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。

    迷失在時代洪流中的《烏龍院》,與台灣破敗的動畫產業

    受《老夫子》啓發,敖幼祥對四格漫畫產生了濃厚的興趣,加之上個世紀70、80年代,武俠風極為盛行,天時地利齊備,《烏龍院》四格漫畫橫空出世,震驚寶島。

    這一年,敖幼祥26歲。

    迷失在時代洪流中的《烏龍院》,與台灣破敗的動畫產業

    圖源:孔夫子舊書網

    年少成名的敖幼祥,與蔡志忠、朱德庸、蕭言中,合稱“台灣漫畫四大才子”,敖幼祥居於首位,被行業內尊稱為“大師兄”。

    多年以後,回憶起這段富有傳奇色彩的經歷,敖幼祥感慨萬千:“出名太早,讓我崩潰。”由於《烏龍院》的爆火,出版方一口氣和敖幼祥簽下了55集的合約,每個月必須出一本,每本多達64頁,這讓敖幼祥幾乎畫到吐血。除了《烏龍院》連載,向他約稿的報紙、雜誌,也絡繹不絕。

    不過,對於大陸讀者而言,真正與《烏龍院》相識,已經是20年之後的事情了。其中的緣由,還有從《漫友》雜誌的創辦者金城説起。

    金城現任中國美協動漫藝委會副主任,1998年,他在北京創辦了知名雜誌《漫友》。1999年,《漫友》中第一次出現了“動漫”一詞,“動漫”這一組合概念正式得到推廣,漫畫與動畫開始融為一體。

    迷失在時代洪流中的《烏龍院》,與台灣破敗的動畫產業

    上個世紀90年代,和中國台灣的情況相似,此時大陸的漫畫市場,受日本漫畫衝擊嚴重,讀者幾乎不怎麼關注本土漫畫。《聖鬥士星矢》《美少女戰士》等盜版漫畫,成為漫畫迷們爭相追捧的對象。正是在這種局面下,金城創辦了《漫友》,並立志將其做成中國原創漫畫的搖籃。

    1999年底,金城南下廣州,專職經營《漫友》。當時的廣州,物流、發行、印刷等產業鏈,相對成熟,這為《漫友》的推廣,提供了便利。然而,此時的《漫友》仍需仰仗日本漫畫資訊,原創漫畫受到了發行商的冷落。

    契機出現在2002年。已經將近50歲的敖幼祥,因台灣市場被日本漫畫佔領,將目光投向了大陸,成為第一位來大陸發展的台灣漫畫家。此時,眼光敏鋭的金城,同樣看中了《烏龍院》系列,有意將其作為《漫友》的扛鼎之作。

    迷失在時代洪流中的《烏龍院》,與台灣破敗的動畫產業

    年輕時的敖幼祥

    金城找到了敖幼祥家裏,敖幼祥將已經出版的200多本《烏龍院》,滿滿當當地鋪在了牀上。敖幼祥只有一句話:“你要就全要,不要挑挑揀揀。”

    抱着破釜沉舟的心態,金城沒有猶豫,立即和敖幼祥簽了合約,雙方展開了長達十年的合作。事後回想起來,金城不無後怕:“如果搞砸了,連版税都賠不起。”

    當年流傳着這樣一句話,中國漫畫有兩種作者,一種是和《漫友》簽約的作者,一種是想和《漫友》簽約的作者。但即便如此,原創漫畫的發展依然舉步維艱。所幸的是,金城和敖幼祥的酒量非常好,二人從南到北一路喝,與眾多發行商喝出了一份份合約。

    然而,現實是無比殘酷的。敖幼祥本以為憑藉大陸超過10億的人口,銷量達到幾百萬冊輕而易舉,但他的第一本書,只有一萬的首印量,這讓他一度消沉,打算重回台灣。關鍵時刻,金城將他攔了下來:“只要東西好,就不要怕。”金城的鼓勵與幫助,打消了敖幼祥的顧慮。如果敖幼祥真的打了退堂鼓,大概就沒有日後《烏龍院》百萬、千萬、一億冊的銷量,敖幼祥也沒有登上漫畫作家富豪榜的機會了。

    迷失在時代洪流中的《烏龍院》,與台灣破敗的動畫產業

    年輕時的金城

    事實證明,只要東西好,的確不用怕。隨着《漫友》版《烏龍院》逐步推廣到全國,小學校園裏很快颳起了一股“烏龍院熱”,長眉師父、胖師父、大師兄和小師弟四人上演的無厘頭搞笑故事,裝點了無數學子的童年。很快,《烏龍院》的大名在大陸不脛而走。

    即便是在盜版橫行的時代,《烏龍院》的銷量依然足以印證它的轟動效應。自2003年起,《烏龍院》連續10年成為中國發行量最大漫畫系列。短短几年之後,《烏龍院》的銷量已經超過了三千萬冊。毫不誇張地説,正是在金城的運作下,《烏龍院》才能名滿天下。

    金城和敖幼祥,都押對了寶。

    在《烏龍院》的帶動下,《漫友》的影響力進一步提升,聶峻、本傑明、夏達等優秀的本土作家快速崛起。中國漫畫迎來了一個更好的時代。

    迷失在時代洪流中的《烏龍院》,與台灣破敗的動畫產業

    夏達

    同時,《漫友》的快速崛起,令迎來事業第二春的敖幼祥,一鼓作氣將《烏龍院》系列推上了新的高峯。

    2005年,《烏龍院大長篇》系列正式開啓連載,這是敖幼祥繼《烏龍院四格漫畫》系列之後,打造的全新主線故事。尤為值得稱道的是,“大長篇”系列採用了高規格的全綵印刷,這在當年並不多見,而其形式也從標準的四格漫畫,進化到了更為靈活的多格形式,作畫細膩程度,肉眼可見地大幅提升。

    迷失在時代洪流中的《烏龍院》,與台灣破敗的動畫產業

    “大長篇”一經上市便引發了熱潮,7年連載時間內,累積出版相關書籍200餘種,總頁數4868頁,總髮行量超過4300萬冊,創下了當時的記錄。

    迷失在時代洪流中的《烏龍院》,與台灣破敗的動畫產業

    《烏龍院大長篇》完結賀圖

    2011年11月21日,第六屆中國作家富豪榜子榜單“漫畫作家富豪榜”發佈,敖幼祥以1350萬元的十年版税總收入,榮登漫畫作家富豪榜第5位。此時的《烏龍院》系列,可謂如日中天。圍繞《烏龍院》IP打造的動畫、電影,開始提上日程。

    早在1984年,台灣就已經出現了相關動畫電影、電視劇,如今已經出家的蔡志忠,就曾導演過《烏龍院》動畫電影。

    迷失在時代洪流中的《烏龍院》,與台灣破敗的動畫產業

    圖源:微博@早報網

    《烏龍院》改編作品中,最廣為人知的,是1994年上映的《笑林小子2:新烏龍院》。不過這部電影主要汲取了《烏龍院》的創意,對劇情則進行了大膽改編,除了長眉、大師兄等角色可以看到原著的影子外,其他地方和原著相去甚遠。

    迷失在時代洪流中的《烏龍院》,與台灣破敗的動畫產業

    作為一部喜劇電影,《笑林小子2:新烏龍院》集合了吳孟達、釋小龍、郝劭文等優秀演員,卡司陣容還包括張衞健、楊紫瓊、鄭少秋等當紅大牌,加上編劇兼導演朱延平的超水平發揮,在香港拿下了448.48萬港元的票房,台灣拿下了2.6億台幣。釋小龍和郝劭文憑藉這部電影,紅遍兩岸三地。

    然而,《烏龍院》舊時代的無限風光,尤為襯托得新時代的無盡落寞。2018年,“爛片導演”朱延平帶來了翻拍作品《新烏龍院之笑鬧江湖》。這部主打情懷的電影,爛得一塌糊塗,即便有《烏龍院》為其背書,以原版電影的情懷加成,仍僅獲得1.3億票房,慘淡收場。

    迷失在時代洪流中的《烏龍院》,與台灣破敗的動畫產業

    片方宣傳中主打情懷的吳孟達和郝劭文,在劇中戲份非常少,郝劭文的戲份甚至只有3分鐘,令眾多影迷直呼“預告騙”。影片的主演,也不是觀眾以為的小演員們,而是喜劇人王寧。這部電影,堪稱掛羊頭賣狗肉的典範。

    迷失在時代洪流中的《烏龍院》,與台灣破敗的動畫產業

    毫無疑問,和《烏龍院》所擁有的歷史地位相比,《新烏龍院之笑鬧江湖》堪比一場鬧劇。但對於現在的台灣而言,“困窘”二字已經寫在了腦門上。《新烏龍院之笑鬧江湖》只是朱延平接連撲街的電影之一,如今的大陸電影市場,越發讓和他一樣的港台導演水土不服。

    與《新烏龍院之笑鬧江湖》相比,2017年11月1日開播的長篇動畫《烏龍院之活寶傳奇》,已經稱得上誠意十足。

    迷失在時代洪流中的《烏龍院》,與台灣破敗的動畫產業

    不同於電影的胡編亂造,這部動畫大體沿襲了原著漫畫的故事情節,雖然部分葷段子慘遭和諧,但也修正了一些劇情BUG,見仁見智。至少作為一部偏低齡向的動畫片,整體質量不拖後腿,沒有消費觀眾的情懷。

    迷失在時代洪流中的《烏龍院》,與台灣破敗的動畫產業

    然而,和《烏龍院》昔日的輝煌相比,動畫《烏龍院之活寶傳奇》並未掀起什麼水花,在騰訊視頻上的播放量為13.5億。作為對比,《狐妖小紅娘》的播放量高達67.7億。2018年,《烏龍院之活寶傳奇 第二季》上線,播放量僅有2.6億。

    2019年7月26日,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上映,一舉創下了49.34億票房。電影上映期間,身在台灣的敖幼祥,時刻關注着這部創造歷史的動畫電影。同年8月10日,敖幼祥在社交媒體上發出了“望塵莫及”的感嘆。

    迷失在時代洪流中的《烏龍院》,與台灣破敗的動畫產業

    當時,敖幼祥領導的花漫社,正在製作《烏龍院成語劇場》,總共52集,每集1分鐘。敖幼祥悲觀地感嘆,看不到台灣動畫產業未來的出路。

    老驥伏櫪,志在千里;烈士暮年,壯心不已。如今已經年過60、到了退休年紀的敖幼祥,還有勇氣再次“北上”嗎?

    2020年是《烏龍院》系列誕生40週年,官方推出了40週年紀念周邊眾籌,目標金額4萬,僅籌得3068元。

    迷失在時代洪流中的《烏龍院》,與台灣破敗的動畫產業

    評論區裏有人諷刺,“烏龍院被你們搞烏龍了吧”。屬於《烏龍院》的時代,大概真的已經結束了。

    迷失在時代洪流中的《烏龍院》,與台灣破敗的動畫產業

    今年11月,《烏龍院》新動畫或許就會與大家見面。究竟是觸底反彈,還是繼續沉淪,又會有多少人在意呢?或許,屬於這代人的青春,已經悄然褪色了。

    我不希望自己期待《烏龍院》的新動畫,恰因我不願忘懷的青春。

    玩家點評 0人蔘與,0條評論)

    收藏
  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
    分享:

    熱門評論

    全部評論